健康分享

網誌園地


20200220

醫療新領域:防疫一式之萬佛朝宗   (馮康醫生)(刊登於 AM730)

2020年02月20日

胡志遠教授兩星期前在本欄提到他的土法防疫七招。我也是「沙士」過來人,期間更中了招,住了三個星期醫院,因此有點防疫心得,可以和讀者分享。 「沙士」襲港期間,我每天進出病房一兩次,了解受感染病人的進...

胡志遠教授兩星期前在本欄提到他的土法防疫七招。我也是「沙士」過來人,期間更中了招,住了三個星期醫院,因此有點防疫心得,可以和讀者分享。

 

「沙士」襲港期間,我每天進出病房一兩次,了解受感染病人的進度,為同事打氣。每一次進出病房,都做足防感染程序,穿好防護衣物,但是最後還是受到感染。好在病情不算嚴重,沒有需要深切治療。萬幸!


我做醫務行政工作,毋須直接接觸病人,在有充分保護下,仍然受到感染,有點不明所以。當時並肩作戰的雷兆輝醫生認為,疫症期間,醫院環境中的病毒量異常地高,使感染風險躍增。同樣道理,可以解釋有關2019新冠狀病毒的傳播率、住院率、死亡率等數字,相比國外和國內、國內其他省市和湖北武漢,都有相當的差異。


其實,我當年受感染的原因,在還沒有受感染之前,已經給老同學袁國勇教授點破了。「沙士」爆發初期,我數度邀請袁教授到威院給我們意見及指導。有一次開會後,我和他一起離開,他看到我擦了兩下鼻,即時警告:「你這樣擦鼻,很容易受感染!」我當時開完會,也沒有立即用酒精潔手,後來真的中了招。


這之後我就知道,防感招式之中最重要的一招,還是潔手。口罩的主要作用,是在自己有呼吸系統症狀時,戴上不要傳給其他人;在人多的公眾場所,可以避免他人在短距離把病毒傳給自己。但口罩不是最好的保障,反而很多時候要戴著的人經常用手調整口罩位置,把病毒帶到面上,增加感染風險。防疫最重要的一式,萬佛朝宗,潔手!

閱讀更多

醫策縱橫:抗疫政策   (馮康醫生)(刊登於信報)

2020年02月18日

今年起在《信報》開始寫這個專欄,命名「醫策縱橫」,希望能夠和讀者一起探索改進醫療政策的路徑和經驗。 醫療政策的目的,應該是建立完善的醫療系統,保障群眾的健康,令病人感到滿意,以及減少財務負擔和顧...

今年起在《信報》開始寫這個專欄,命名「醫策縱橫」,希望能夠和讀者一起探索改進醫療政策的路徑和經驗。

 

醫療政策的目的,應該是建立完善的醫療系統,保障群眾的健康,令病人感到滿意,以及減少財務負擔和顧慮。我們目前的醫療系統,距離這三大目標似乎很遠、很遠!

 

2020年給醫療系統的第一個衝擊是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疫症的爆發。受新病毒感染的第一批病人出現在 2019年最後一天的《刺針》雜誌,旋即為國家及全世界的醫療系統帶來嚴峻的考驗,勾起了群眾對2003年SARS的回憶。大家不約而同都問一個問題,由SARS走過來,17年了,中間還經歷過2009年的豬流感,2012年的MERS(中東呼吸綜合症),我們醫療系統是不是都準備好,隨時可以打另一場硬仗?

 

中國在這次抗疫戰中,反應及行動叫人驚訝。開始的時候,在武漢還有點當年的影子,吹風者受到壓迫、當權者淡化疫情、數據掌握不清晰等。但國家的緊急應變很快糾正過來,首份報告公布後兩三星期,便完成病毒的基因排序,第一時間與世界衞生組織分享,這是史無前例的速度;跟着每天的疫情發布,公開而又詳盡,和SARS當年有天淵之別;然後在1月23日歲末年廿九首先封鎖武漢的進出交通,跟着不同的省市陸續「封城」,鼓勵居民留在家中,這樣大規模的隔離及檢疫行動,是公共衞生政策上最大膽創新的嘗試。許多國際的公共衞生專家都翹首以待,評估其防疫成效。

 

不過,我最欣賞是新加坡政府的反應及行動。網上見到領導應變的衞生部長顏金勇和最近總理李顯龍的發言,策略清晰,層次分明。由最基本對病毒的認識,到如何最有效保護自己,到疫情發展不同階段的分級反應,有條有理,而且情理兼備。他們知道怎樣在疫症當前凝聚國民,團結一起共對挑戰。

閱讀更多

醫療新領域:土法防疫   (胡志遠醫生)(刊登於 AM730)

2020年02月06日

新型冠狀病毒大軍壓境,全港市民進入了高度戒備的狀態。但現時大眾防疫的挑戰是一罩難求,消毒、潔手物品全部沽清。打工仔為口奔馳,擠在公共交通工具裡,和旁人保持一呎距離也不能。專家的理論實踐不到,還有甚麼...

新型冠狀病毒大軍壓境,全港市民進入了高度戒備的狀態。但現時大眾防疫的挑戰是一罩難求,消毒、潔手物品全部沽清。打工仔為口奔馳,擠在公共交通工具裡,和旁人保持一呎距離也不能。專家的理論實踐不到,還有甚麼方法可自救?


當年沙士疫症在威爾斯親王醫院Dirty team服役時,既面對物資短缺,也沒有指引、數據可依,只能憑醫者的直覺和常識去保護自己。以下是一些個人的經驗分享,雖然不是「循證醫學」,但也讓大家作個參考:


1. 十指不沾陽春水:減少用手指,尤其是拇指、食指和中指接觸任何外界表面。例如開門、按電掣等,我早已練出手踭、腳踢、手指尾等武功。有紙巾在手,當然更好。以前曾經提倡用鎖匙,但不想被人誤會「裝修」電梯,所以不建議。


2. 自製便攜式梘液:沒有酒精搓手液,可用小噴壺裝梘液開水,另備一支清水沖洗。雖然沒有消毒效果,但已可以有效洗去黏在手上的飛沫和微粒。


3. 口罩代用品:在人多擠迫的地方如交通工具,如果不夠手術用口罩,請先留給長者、孕婦及長期病患者。可考慮用由擋水物料織造的頭巾、領巾暫代作遮蔽口鼻,盡量減少吸入飛沫的機會。


4. 不要輕撫你的臉:長期戴口罩的副作用,就是刺激面部皮膚,引起痕癢不適,以致摸面、摸口罩次數大增。這樣反而將黏在面和口罩上的飛沫傳到手上。我跟女同事們分享用酒精抹面的經驗,她們紛紛慘叫拒絕。但避免摸面和口罩,則必須牢記。


5. 嚴防手機:手機放在桌面和其他平面,容易沾上帶有病毒的微粒,所以清潔手機和清潔雙手同樣重要。當年抗炎主帥沈祖堯教授一時大意,使用曾帶入沙士病房的電話,立即被我嚴詞訓斥,著他立刻用酒精清潔。


6. 注意鞋子:避免穿涼鞋、拖鞋出外,綁帶鞋也可免則免;回家時在門外可放一塊1:49漂白水的濕地布,為鞋底消毒。 


7. 打流感針:這個當然不是預防冠狀病毒的方法。但流感針能大大減低患上流感的風險,既可避免一場虛驚,也可減輕醫護人員的工作壓力。


大敵當前,紀律性、警覺性、互相關心和提點,是抗疫之戰成功的關鍵。

閱讀更多
20200123

醫療新領域:長命百歲   (馮康醫生)(刊登於 AM730)

2020年01月23日

醫學近年的發展,聚焦到精準醫學方面,透過基因研究和數據,加強對疾病的防治。但是,提前死亡的導因中,只有30%左右是和基因有關。而且,很多與基因有關的疾病,像心血管病、認知障礙,都可以透過健康的生活方式和...

醫學近年的發展,聚焦到精準醫學方面,透過基因研究和數據,加強對疾病的防治。但是,提前死亡的導因中,只有30%左右是和基因有關。而且,很多與基因有關的疾病,像心血管病、認知障礙,都可以透過健康的生活方式和習慣,減少患病的風險。


從社會發展的角度來看,貧窮和教育是影響人類壽命最重要的因素。所以中國在短短幾十年內令幾億國民脫離貧窮,接受教育,是人類歷史上的奇蹟。跟著下來,是怎樣令人民健康地長壽。我們在香港,是全世界最長壽的地方。然而,很多長者感到身體衰弱、病痛纏身、行動不便、孤獨無助,覺得長壽是個負擔。長命百歲,好像變成一種詛咒!


新年過後的美國醫學雜誌,刊登了一篇文章,提醒醫生在廿一世紀的長壽社會,病人需要延年益壽的處方。這處方有3個成分,都和藥物沒有關係。第一,要有生活目標,指的是超越個人,持續參與貢獻社會、照顧他人的目標。第二,要保持及促進社交網絡,避免孤獨。第三,要培養健康生活方式和習慣,保持運動,學習正念。


這個處方,好像沒有甚麼新意,其實總結了醫學研究多年來探索長壽秘訣的實證。雖然是舊瓶,裝的卻是新酒!

閱讀更多
20200109

醫療新領域:50歲的生日禮物   (胡志遠醫生)(刊登於 AM730)

2020年01月09日

剛過去的2019年對我有一個重要意義,便是人生進入了「五十而知天命」的階段。每當有朋友慶祝50歲,我便會建議為他安排一份特別的「生日禮物」……大腸鏡檢查。不少同事都打趣問,誰會為我這個腸胃科教授安排...

剛過去的2019年對我有一個重要意義,便是人生進入了「五十而知天命」的階段。每當有朋友慶祝50歲,我便會建議為他安排一份特別的「生日禮物」……大腸鏡檢查。不少同事都打趣問,誰會為我這個腸胃科教授安排這份生日禮物?在此當然要保守秘密!

 

近年本港大腸癌發病率持續上升,已經取代肺癌,成為香港最常見的癌症。而死亡個案每年超過2,000宗,亦高居整體癌症的第二位 。 


引致大腸癌的高危因素有多方面,家族遺傳是一個重要因素。中文大學的研究發現,大腸癌或息肉患者的直系親屬,患腸癌的風險相比一般人士高約2至3倍。此外,糖尿病及脂肪肝的患者、吸煙、經常飲酒、多吃紅肉及加工食品、體重超標、缺少運動及纖維攝取不足等,都是引致大腸癌的風險因素。


相信有不少朋友會想到自己有健康的生活和飲食習慣,平常腸胃一向正常,所以不需要做大腸癌篩檢。可是,無論生活習慣有多健康,大腸癌在50歲後的發病風險便大幅增加。而且早期的大腸癌是可以完全沒有徵狀的。所以根據國際指引建議,50歲以上,即使沒有症狀的人士,也必須開始定期接受大腸癌篩檢。


現時衛生署已將大腸癌篩檢計劃,進一步擴展至50至75歲。這個計劃以大便隱血測試為主。如測試出現陽性反應,便會由政府資助作大腸鏡檢查。但對直系親屬中有腸癌病史,或已經有高危症狀的人士,我便會建議他們盡快接受大腸鏡檢查。


大腸癌篩檢的科技日新月異,除了大便隱血和傳統大腸內鏡檢查外,中文大學醫院將進一步和醫學院合作,引入最新的膠囊大腸鏡、糞便DNA,以至最新發展的腸道菌群測試,以加強大腸癌篩檢的準確性。

閱讀更多
Section Icon_nurse thumbnail-01(website)

護說護話:兒科護士:守護病童的天使   (許徳儀女士)

2019年12月16日

站在熟識的兒童病房內,看著六個兒科病室在護士站前一列排開,有遠有近。儘管身處護士站内,兒科護士卻無可避免地沉浸在不同的聲音中,包括活躍學步兒童的傳染性笑聲或連绵不斷的啼哭聲,時高時低;也聽到了心臟監...

站在熟識的兒童病房內,看著六個兒科病室在護士站前一列排開,有遠有近。儘管身處護士站内,兒科護士卻無可避免地沉浸在不同的聲音中,包括活躍學步兒童的傳染性笑聲或連绵不斷的啼哭聲,時高時低;也聽到了心臟監察儀和其他機器的機械鳴叫,還有病童與父母擠在病床邊低聲說話的輕輕軟語。

 

在兒科病房內,診治的全是孩子。這階段,恰恰是生命最為嬌弱的時期,而每天,兒科護士都辛勤守護着幼小生命的成長。我們不僅要與孩子的病情作戰,也為家屬的焦慮着急,亦同時見證了父母所承受的低谷、恐懼、疲憊和悲傷。藉著多年的工作經驗,學會了用微笑與信心減低家屬的顧慮與焦急。

 

作為護士,我相信愛,亦學到了很多醫學知識。在這些狹小的病室裡,我經歷了許多困難時期和令人心碎的時刻,亦珍藏有無數的美好回憶。

 

「對生命的憐惜與救助並非只是純粹的工作,它更像是愛的本能。」這就是我的初心!

每當漫長而繁重的一天結束後,我將自己的那一份愛帶回家。病童們可能不知道,但他們的愛也支持著我。這使我充滿希望和對自己的工作有一份肯定。它帶我回家,明天它將把我從床上拉起來,再回到醫院工作開始新的一天,周而復始。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