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分享

網誌園地


醫療新領域:糖尿新領域  (馮康醫生)(刊登於 AM730)

2019年08月08日

香港估計超過10%人患上糖尿病,治療上的最新發展不是新藥,而是混合閉環胰島素注射系統。這種胰島素注射系統,利用實時感應及數據反饋,持續監測患者的血糖水平,自動調校胰島素注射的劑量,發揮「人工胰臟」的功能...

香港估計超過10%人患上糖尿病,治療上的最新發展不是新藥,而是混合閉環胰島素注射系統。這種胰島素注射系統,利用實時感應及數據反饋,持續監測患者的血糖水平,自動調校胰島素注射的劑量,發揮「人工胰臟」的功能,對患一型糖尿病的病人最有幫助。


我見過這「人工胰臟」系統的發明者,是位資訊科技專家,以「黑客」為職業。他從小患糖尿病,覺得醫生要求他每天定時用針刺手指滴血,檢測血糖水平,調整胰島素注射劑量的傳統方法,不能有效應付他日常生活的需要,令到血糖水平有時過高,有時過低,於是自己研發了這套嶄新的系統,改善自己的生活,也幫助其他人。


患二型糖尿病的人,遠比一型為多,絕大多數都不需要胰島素注射。但是,所有糖尿病患者都需要定時監測血糖水平,透過控制飲食及有效藥物,控制血糖成分。今時今日,數據監察、風險評估、併發症預防,成為糖尿病治療及管控的必要元素。把這些元素整合起來,利用資訊科技,連結成閉環系統,便可以更有效地幫助病患者自己管控好糖尿病。這就是我們希望見到的「智慧醫療」、糖尿新領域。


最近看到一些數據,在醫管局覆診的糖尿病患者中,成功控制血糖、血壓、血脂三項指標的比例下降了。許多病人,本來應該每年做一次風險評估,結果只能兩、三年做一次;醫護人員對於不斷增加的病人量,不勝負荷。醫管局的資訊系統,應該可以發揮更大作用,幫助病人管控好慢性疾病。

閱讀更多
Section Icon_nurse thumbnail-01(website)

護說護話:當護士成為病人(二)  (廖慧嫺女士)

2019年08月06日

由原本住院兩三天,變成兩個月,當中心情的起伏如坐過山車一樣,實在太刺激了。護士同事問我「這是不是醫療失誤? 你有否後悔去做手術? 你有否想過投訴醫院或醫生嗎? 」 沒有,真的完全想也沒有想過。該發生的...

由原本住院兩三天,變成兩個月,當中心情的起伏如坐過山車一樣,實在太刺激了。護士同事問我「這是不是醫療失誤? 你有否後悔去做手術? 你有否想過投訴醫院或醫生嗎? 」

 

沒有,真的完全想也沒有想過。該發生的避不過,我們都很清楚。

 

這次的經歷,我害怕過、恐懼過、擔心過,更重要的是我覺得有大大的得著,是我人生感受有很多很多愛在當中。

 

院長對我說,「每次來看你,不論是任何時間,總會有你的同事陪伴你。她們對你真好。」是的,她們自發編了更期表,輪流看護著我,我心感慚愧,我只是和她們做了兩年多的同事,我何德何能要她們為我付出那麼多?

 

晚上經常發惡夢驚醒,她們會給我擦去額上的汗,然後輕聲溫柔哄著我「我們都在這裡,不要害怕。」惡夢持久出現,她們不知在那裡找來了一本聖經給我定驚。

 

躺在床上太久,小腿肌肉開始萎縮,但腳板卻腫脹起來。護士同事看了便馬上拿來一盆暖水給我泡腳,希望可以促進血液循環。這個畫面好比耶穌給衪的門徒洗腳,怎不能讓我動容。

 

等我好了一點後,我很想洗頭洗澡,她們哄著我 「你下不了床,我們去買枝洗頭噴髮劑給你擦擦頭髮罷。」但之後,我還是堅持要洗頭,一下床,腳軟無力幾乎跌倒,結果三人扶著我去洗澡間。這是我第一次在清醒狀態下在同事面前裸露著身子,完成手術後第一次洗澡。但其實身上都仍然插著兩三條管子,及覆蓋著一片大大的紗布,嚴格來說,那只是擦擦身子而已。

 

我感覺猶如行過死蔭的幽谷而最終找到出口,讓我重新出發。

 

馮寶寶的「黎明在望」其中一段歌詞,「往後的歲月,苦痛要做人,歡笑也做人,一生總是有恨、有喜、歡欣、悲傷、有聚、有分、春風、秋霜,我必須接受,莫灰心,永向前途望。」人生是苦,難道不是嗎?唯有積極面對人生,用愛與關懷去填補一切的缺陷罷。

 

個多月後,我復工了,感恩上天賜與機會,做回護士的角色,讓我可以回饋愛與關懷給那些有需要的人。

閱讀更多
Section Icon_nurse thumbnail-01(website)

護說護話:為何護士需輪班工作?  (鄭玉如女士)

2019年08月01日

醫院服務是二十四小時運作,護士需要輪班,包括值夜來照顧病人。想起我初當學頀時,朋友好奇的問我:晚上敖夜不辛苦嗎?晚上病人睡覺了還有工作嗎? ⋯⋯等等。有否想過半夜有不適的病人需要入院、痛症病人徹夜難眠...

醫院服務是二十四小時運作,護士需要輪班,包括值夜來照顧病人。想起我初當學頀時,朋友好奇的問我:晚上敖夜不辛苦嗎?晚上病人睡覺了還有工作嗎? ⋯⋯等等。

有否想過半夜有不適的病人需要入院、痛症病人徹夜難眠、小孩發燒抽搐等情況需處理。有一次當我在兒科病房值夜班時,一位四歲的小孩因全身嚴重濕疹,痕癢難忍至不停痛哭,媽媽也很心痛,亦擔心孩童搔抓皮膚引致發炎,抱着小孩坐在床邊一面安撫著、一面輕輕的為忚搔撫皮膚,不時落下眼淚。

見狀我立即協助媽媽安慰孩童,給予小孩藥物及其他症狀治療後,逗小孩玩分散其注意力,我盡量陪著她們。由於藥物有昏睡作用,一小時後小孩終於睡着了,媽媽亦安心些了,她放下小孩在床上後,隨即忍不住泣不成聲,她感到內疚及無助,令小孩出世以來一直被濕疹煎熬!我安慰她亦給她分享以藥物控制過的濕疹個案,希望她積極為小孩繼續醫治。

藥物治療一星期後小孩的情況穩定了,出院時媽媽投以感謝的眼神對我說:「多謝你當晚的協助!」我自覺沒幫上甚麼,但聽後心理感到殷慰。所以護士值夜工作雖然辛苦,但很有意義。

閱讀更多
Section Icon_nurse thumbnail-01(website)

護說護話:當護士成為病人(一)  (廖慧嫺女士)

2019年08月01日

護士也是人,也會有倒下的時候。 還記得那一天早上,自己一個人提著一個小包,裏面只放著一套睡衣和簡單梳洗用品,便由第一城的家向著醫院方向走去。晨曦初露,路上兩旁樹影婆娑,心情挺輕鬆的。因為醫生告訴...

護士也是人,也會有倒下的時候。

 

還記得那一天早上,自己一個人提著一個小包,裏面只放著一套睡衣和簡單梳洗用品,便由第一城的家向著醫院方向走去。晨曦初露,路上兩旁樹影婆娑,心情挺輕鬆的。因為醫生告訴我這只是個簡單的小手術,用內窺鏡方式進行,傷口也只會是三個小孔,住院兩三天便可以回家。為此,我只是告訴了我的上司JP一人,父母和家人都給隱瞞了。但這一趟走去,結果換來……一個「長期病患者」的身份,彈指一揮原來已經過了廿多個年頭。

 

JP在我手術後第二天下午來探望我,發覺我神志不清,滿床都是嘔吐物,連忙叫喚護士來幫忙。結果我再次要躺在手術台上,由院長親自為我操刀。事後,JP奇怪我為什麼不按鐘叫喚護士,我告訴她當時實在無氣無力,覺得自己靈魂好似出竅,身不由己。

 

自此之後,當要出出入入住院的時候,我都非常害怕入住私家病房,因為有那種被丟失在孤島的感覺。

 

第二次手術後,院長給我一個叮囑,若要再做手術,必定要由他來操刀。這一說,最初的幾年時間,我什麼地方也不敢去,什麼食物都不敢亂吃,什麼運動都不敢做。更加時時禱告希望院長一定要長命百歲,不然的話,誰來醫治我?

閱讀更多
Kitchee

12 秒  (馮康醫生)

2019年07月30日

上星期三(24/7),傑志邀請應屆英超盟主曼城來港作友誼賽。比賽前一晚,我獲邀出席了傑志舉行的慈善晚宴。期間,曼城的行政總裁分享了他對職業足球營運的看法和體驗。 總裁分享時首先拋出一堆統計數字,指出足...

上星期三(24/7),傑志邀請應屆英超盟主曼城來港作友誼賽。比賽前一晚,我獲邀出席了傑志舉行的慈善晚宴。期間,曼城的行政總裁分享了他對職業足球營運的看法和體驗。

 

總裁分享時首先拋出一堆統計數字,指出足球為什麼是全世界最多人觀看及參與的體育項目。足球成為了全人類跨越種族、宗教、文化的共同語言。他分享了一段短片,紀錄於第一次世界大戰歐洲戰場上的一個聖誕,敵對雙方在戰場上踢起足球,直到鳴金收兵的號角響起,足球帶來了歡笑,還有短暫的和平!

 

總裁還分享了一張照片,一位守門員從龍門的網底拾回剛打破他十指關的足球。總裁問:「守門員把球拾回交給隊友在中圈重新開球,一般需要多少時間?」「12 秒!」守門員必須在 12 秒內收拾好失落的心情,重新奮發,集中精神,整理鬥心,準備撲救對手下一輪的進攻和射門。成功的守門員必須具有最堅毅的鬥志、最頑強的抗逆能力。

 

總裁最後問一個問題:「甚麼時候放棄?」他播了另一段短片,是曼城破紀錄在英超聯一個球季(2017-18)取得 100 分的最後一場比賽,對手是修咸頓。比賽到了最後一分鐘,曼城才射入奠定勝局的一球,並以這球破了紀錄。總裁說:「答案很簡單,永不放棄!」

 

此一刻,無論大家在追求什麼,永遠不要放棄!

 

圖片來源:傑志

閱讀更多
20190725

醫療新領域:初心之旅  (胡志遠醫生)(刊登於 AM730)

2019年07月25日

最近參與了吉布提和緬甸醫療人道救援外訪的工作,當中感觸良多。對香港人來說,吉布提是一個陌生的國度。它位於非洲東北角,扼紅海通往印度洋的咽喉,是兵家必爭之地。可是在經濟方面,由於全球暖化,近年國內全部...

最近參與了吉布提和緬甸醫療人道救援外訪的工作,當中感觸良多。

對香港人來說,吉布提是一個陌生的國度。它位於非洲東北角,扼紅海通往印度洋的咽喉,是兵家必爭之地。可是在經濟方面,由於全球暖化,近年國內全部河流急劇乾涸,曾經興旺的畜牧業和農業相繼衰落。人民生活困苦,八成年輕人失業,人類發展指數屬全球最低水平。醫療基建嚴重缺乏,多年來需要國際包括中國醫療隊的援助。
 

大家可能不知,緬甸在五十年代曾擁有亞洲首屈一指的醫學院。但隨後政局動盪、內戰不斷,大量醫學人才離開家園,到了當時相對落後的香港和新加坡發展。由於多年來與國際醫學界斷絕聯繫,以致醫療設施和技術水平大幅落後。近年緬甸逐漸對外開放,當地醫學界十分珍惜任何國際交流的機會,每逢有外國專家參與的研討會,當地醫生都會熱烈參與。

這兩個國家的醫學發展,跟香港有甚麼關係?醫學的發展,與社會、經濟和政治,都有著密切的關係。全球首50位醫學院中,當中只有5所在亞洲。香港更是亞洲唯一擁有兩所頂尖醫學院的地方。香港醫學界多年來能有長足的發展,既得益於蓬勃的經濟和穩定的社會,也有頗豐富的國際經驗和積極的對外交流。

可是,隨著鄰近地區經濟快速發展,香港在醫療技術和人才的全球競爭中,能否保持領先的地位和維持高水平的服務質素,在現時動盪的社會環境中,將是一個嚴峻的考驗。

中文大學醫院除擔綱醫療改革的先行者外,也肩負了培育醫學界未來棟樑的使命。我期望這些未來的接班人既懷著醫者的仁心和高超的醫術,也擁有高瞻遠矚的領導能力和全球視野,以面對未來的挑戰。這也是我們在中大醫科課程成立環球醫學領袖培訓專修組別的初心。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