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医疗新领域:定额收费(一) (刊登於 AM730)

2811月 2019

医疗新领域:定额收费(一) (刊登於 AM730)

冯康医生

有关注医疗政策的朋友问我,自愿医保可不可降低私营医疗的价格,我即时反应说:「不能!」朋友问我为甚么答得这么爽快,「政府制订了医疗保险的规范和标准,为消费者提供依据,比较不同医疗保险计划的价格。竞争之下,保险产品的价格应该一定会下降吧?」他问。

问题是一般消费者很难在二百多个保险计划当中作出选择。保险公司在自愿医保弹性计划上弄的花款,叫人眼花缭乱。消费者不容易逐一分析,找到最适合自己,价格最相宜的计划。即是说,讯息多了,未必就令选择更容易和理性。但这还不是价格不能下调的主要原因!

香港的自愿医保计划,设计的时候参考过澳洲在2000年推出的类似计划,希望吸引多些人购买私营医疗保险,从而减少市民对公营医疗的依赖。开始的时候,澳洲政府的确成功吸引了不少人购买私营医疗保险。最近的研究,却发现近年来很多人退出了。原因是每年要交的保费不断增加,很多人觉得不值得。

导致私营医疗保险成本和保金价格不断上升的原因,是因为私营医疗一贯采用「按服务收费和支付」的模式。这种模式,鼓励服务量不断增加,造成成本及价格上涨的强大压力。

政府近年也推动私家医院以「套餐价」模式收费,港怡医院便为超过150种住院手术订立「套餐价」,但保险公司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以任何「套餐价」作为自愿医保计划设计的蓝本。我觉得现时私家医院的「套餐价」设计有很多局限,未能和自愿医保的设计接合。我们需要加强制度化的「定额收费及支付」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