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呼吸系统科

我们的服务

  • 肺癌筛查及辅导服务
  • 为不明原因的咳嗽、呼吸困难、咳血及胸痛等提供诊断
  • 诊断及治疗以下疾病:
    • 哮喘
    • 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
    • 上呼吸道及下呼吸道感染
    • 支气管扩张
    • 肺癌 (与肿瘤科合作)
    • 阻塞性睡眠窒息症及相关疾病
    • 肺胸积水
    • 肺血栓栓塞症
    • 肺部X光或电脑扫描异常发现

 

检查服务

  • 肺功能测试
  • 肺部X光检查
  • 胸腔电脑扫描
  • 支气管镜检查及活组织检查和支气管肺泡灌洗术
  • 电脑扫描导引活组织检查
  • 超声波导引胸腔积液引流
  • 睡眠多项生理检查及气压测定

 

(服务将分阶段推出)

 

浏览专科门诊时间表

健康知识

睡眠窒息与夜尿

呼吸系统健康阻塞性睡眠窒息

睡眠窒息与夜尿

夜尿症(nocturia)是指病人在夜间需排尿两次或以上,因为在睡眠期间排尿两次或多次会影响睡眠质素及健康。 无论男女,夜尿症都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 总体而言,70岁以上的人中有60%出现夜尿症。在50岁以下的人士,夜尿症在女性中比男性更常见,但在50岁以上的人士,男性出现夜尿症的频率却急剧增加。出现夜尿的原因和病理有很多,例如日间已多尿、膀胱容量降低、原发性睡眠障碍或精神障碍。不少因夜尿引起的「睡眠维持障碍」患者同时患有阻塞性睡眠窒息(OSA),大约一半的OSA患者是有夜尿多的问题。 在2020年,有一项荟萃分析特别检视OSA与夜尿症之间关系,它包括406名患者和9518名对照组。研究发现OSA与夜尿症存在显著的相关性(风险比/Risk Ratio = 1.41),而严重的OSA患者会出现夜尿症的风险很高。 在统计学上,男性的OSA病人与夜尿症之间存在非常显著的关联,但在女性OSA病人中却没有这种关联。为何OSA病人会出现夜尿症? 第一个可能性: 因病人睡眠时出现呼吸障碍,所以令其胸腔持续保持负压,导致流向心脏的静脉血量有所增加,血液和尿液中的心房利钠肽(atrial natriuretic peptide)分泌也会增加,却抑制抗利尿激素(anti-diuretic hormone)的分泌及尿液浓度,最终引起病人夜间多尿。此外,亦有理论认为OSA的周期性缺氧会导致膀胱不稳定因而导致夜尿症。 刚在今年4月,韩国的学者发表了一项回顾性研究,该研究招募了1264名未经治疗的 OSA患者,35.2%的男性参与者和59.8%的女性参与者有夜尿症问题。在男性参与者中,有夜尿症的和没有夜尿症的群组有着显著不同的并存疾病发病率。该研究发现,与缺氧相关的睡眠参数(90% ODI)是男性参与者会否出现夜尿症的独立危险因素。然而,出现夜尿的风险却与呼吸暂停-低通气指数/AHI[一个反映OSA严重程度的指标]没有显著关联。由此看来,OSA患者出现夜尿应与病人睡眠中出现的间歇性缺氧(达中度)有关。在这研究中,女性参与者的夜尿频率较男性高。虽然她们的OSA病情比男性参与者为轻,但年龄却比男性参与者为大(9年有多)。因此韩国学者认为纯粹是老龄相关的排尿功能障碍和泌尿系统疾病令更多女性参与者有夜尿症。 那么在治疗睡眠窒息后又能否改善夜尿情况呢?一项荟萃分析(共307名患者)比较了病人使用持续气道正压通气治疗(CPAP)前后的夜尿症次数,它发现OSA患者接受CPAP治疗后,他们的夜尿频率显著减少。另一项更大型[共830名患者]的系统评价和荟萃分析也得出类似的结论,而CPAP能减少夜尿的效果在较年轻的、过重的和病情较轻的OSA病人最为明显。今年医学界还发现针对OSA的上气道手术(transoral robotic)可以改善男性OSA患者的下尿路症状(LUTS)和膀胱过度活动症 (OAB) 症状。总括来说,能改善病人睡眠窒息的治疗方法就能减少病人的夜尿情况。 香港中文大学医院呼吸系统科专科医生邝国柱医生

了解更多
睡眠窒息与青光眼

呼吸系统健康阻塞性睡眠窒息

睡眠窒息与青光眼

患有睡眠窒息的病人在睡眠期间上呼吸道气流反复减少或停止,这会导致视觉神经短暂缺氧,因而增加视觉神经病变的风险。先前已有几项研究检视阻塞性睡眠窒息(OSA)和青光眼之间的联系,而青光眼正是视觉神经病变的最常见原因。现时全球的主要失明原因也就是青光眼了。荟萃分析估计,OSA 患者青光眼的胜算比(odds ratio)为2.5,而重度OSA患者的胜算比更高达5.5。但另一方面,许多大型研究却未能确认OSA患者的青光眼发病率显著增加。 去年,一项运用来自英国和加拿大的大型 纵贯性研究证实了上述联系。这项分析包括来自英国队列资料(略为UK,约502,000名受访者)和加拿大研究(略为CLSA,约 24,000名受访者)。英国和加拿大研究的参与者分别被追踪访查了8年和3年。那些早己被诊断有青光眼的参与者被排除在分析之外。在英国队列的8年随访期间,患有睡眠窒息的参与者的青光眼发病率(incidence rates per 1000 person-years were 2.46)比没有OSA的参与者高54.7%。而在加拿大研究,患有OSA病人的青光眼发病率(即incidence rates per 1000 person-years were 9.31)比没有OSA的高33.6%。 然而睡眠窒息与青光眼的关联却与病人的年龄、性别、社会经济地位、种族、吸烟、糖尿病、心血管疾病、血压和胆固醇水平无关。各地的研究人员一直在争论睡眠窒息和青光眼的联系机制,但现时暂无定论。2013年发布的一项台湾研究,发现与没有睡眠窒息的人相比,OSA病人的5年青光眼风险比(Hazard Ratio)为1.7。这个数字与上述英国和加拿大队列中的风险比(分别为1.3 和1.4)并没有太大的不同。但为何台湾队列的青光眼发病率是英国组的近四倍呢?这可能源于东亚国家的青光眼患病率(3% 至 4%)高于欧洲(2.4%)。此外,相对于英国组群,台湾队列包涵了相对较大比例的老年(70 岁以上)参与者。 本港亦有一项小型研究检视OSA与正常眼压性青光眼[normal tension glaucoma,NTG]之间的关系。这研究招募了189名(由2015年至2017年期间)因疑有OSA而被转介到玛丽医院呼吸科诊所的人士。其中64.5%的受试者是男性[年龄分布与上述英国队列相似]。该队列中NTG的总体一年发病率为6.34%,患有较严重OSA的受试者会出现更高的NTG发病率。该研究得出结论:OSA患者发生NTG的风险增加。 请读者注意,低压青光眼和高压青光眼可能有不同的病理机制,它们与睡眠窒息的关联模式及影响亦可能不同。然而,在上述如此庞大的英国和加拿大研究,很难收集到非常详细数据(如青光眼的类型),现时比较多的文献是研究低压青光眼(NTG)与睡眠窒息的关系。上述UK及CLSA研究的另一个局限性是缺乏关于OSA的详细治疗信息,例如持续气道正压通气治疗(CPAP)。CPAP如何影响OSA患者的青光眼存在一些争议,虽然大多数研究认为CPAP并不能降低OSA患者的青光眼风险,但另一方面,亦不清楚CPAP的使用是否对青光眼的发展或进展有不良影响。虽然有个别的病例报告(Isolated case report)表明,使用CPAP治疗可恢复OSA群组中NTG患者的视网膜神经节细胞功能,但这治疗效果并不是广泛出现的。 笔者暂时只能说睡眠窒息与青光眼常常并存,至于两者其中的因果关系,治疗好睡眠窒息又是否能改善青光眼的病情,就有待专家进一步查证。 参考文献: Associations of sleep apnoea with glaucoma and age-related macular degeneration: an analysis in the United Kingdom Biobank and the Canadian Longitudinal Study on Aging. BMC Medicine (2021) 19:104. https://doi.org/10.1186/s12916-021-01973-y 香港中文大学医院呼吸系统科专科医生邝国柱医生

了解更多